展览解读 | 红色瓦伦汀中的激进设计

摘要: 有些经典,留在时光里,永不褪色。

09-08 14:02 首页 国家博物馆

“瓦伦汀”(Valentine)在“创意改变生活——意大利现代设计展”中(图/王宇)


在现代设计的发展历程中,意大利的设计呈现出独特而高贵的美感和充满秩序与实验的设计哲学。意大利著名设计与艺术评论家乌别托?挨科(Umberto Eco)在1986年曾经讲:如果其他国家将设计看作是一种理论的话,那么意大利的设计则有设计的哲学,或者设计的意识形态。意大利现代设计始于20世纪初,是意大利文化、艺术、政治的组成部分之一。意大利设计总是与社会问题、美好生活联系在一起,设计在经济的发展、国家的富强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至今,仍有不少经典作品在不断的创新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令人欣喜的是,2017年4月,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意大利文化遗产活动和旅游部博物馆司、意大利米兰三年展基金会推出了“创意改变生活——意大利现代设计展”。该展览较为系统而全面地梳理了意大利20世纪以来的现代设计。该展览的策展人安德烈?布兰齐教授指出:量产与定制之间的关系是意大利设计与工业生产史的中心课题。对极具个性的产品进行量产或者限量生产是意大利工业产品取得成功的一条独特之路。该展览是以意大利现代设计史上著名的米兰三年展为核心和基础,集中展示了98位设计师、73个品牌、111套共210件设计作品。本文将为您介绍索特萨斯的经典作品“瓦伦汀”(Valentine),来阐释20世纪60-80年代意大利激进设计运动影响下所呈现出的后现代设计风格。



“瓦伦汀”(Valentine)


1958年-1963年被意大利近现代历史学家称为“意大利经济的奇迹时期”。这一时期,意大利的经济发展达到鼎盛时期,意大利设计的创造性也十分活跃。之后在1967年爆发了全国性的闹学潮、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和游行等活动,史称“热秋”,当时的整个意大利处于严重的动荡与变革中。在种种政治危机下,加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意大利共产党的迅速成长壮大,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思想观念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与此同时,20世界60年代的世界人类文化发展史正经历着由精英文化向大众文化的重大转型。随着战后其他欧美国家出现的“婴儿潮”,年轻人的比例迅速增加。这些年轻一辈具有极强的叛逆精神和实验意识,在文化艺术领域出现了诸如波普艺术、嬉皮士、欧普艺术等新鲜的流行文化样式。激进设计运动就是在这样大的变革中孕育而生的。激进设计运动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是激进建筑运动的产物。激进设计产生的背景是当时学生抗议游行和以观念艺术、硬边艺术(Arte Povera)的出现为标志的艺术急变。年轻的反叛者们对社会进行全面的批评,尖锐地质疑工业和设计的结合,并攻击理性主义和功能主义的僵化教条。激进运动的设计师们开始重新解释意大利的设计概念。运用变形夸张的造型语言、鲜艳的色彩、各种媒材的叠加等大胆的尝试,对设计作品功能至上的价值观进行反讽,凭着这种对装饰的、丽俗的、无意义的张扬与再现,激进运动的设计师们走到了意大利主流设计的对立面,与英美同时期的波普艺术遥相辉映。激进设计的积极意义在于拓宽了设计的维度,创造出轻松活泼、乐观愉快的新作品,并且掀起一股几近疯狂的实验浪潮。这也正符合了意大利设计的惯有思维——形式美感与材料特性间进行的前所未有的创新尝试。从整体上看,意大利现代设计充满了不断的实验,因而有人将意大利设计称之为"永久的实验"。


独有的设计哲学和不断推陈出新的叛逆精神使埃托?索特萨斯成为激进设计潮流中的核心人物。1917年,埃托?索特萨斯出生于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他的父亲艾多尔?索特萨斯(Ettore Sot-Sas)是一名著名的建筑师,是意大利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主要的现代派建筑师之一,因此在他的成长教育中接受了很多现代主义的思想观念。1928年,他们举家来到都灵。随后开始在都灵理工学院建筑系学习。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索特萨斯入伍当兵,还曾在蒙特内格鲁过了一段质朴且充满民俗传统的乡间生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加入giuseppepagano建筑师组织,1947年在米兰创办工作室。在其职业生涯的最初阶段,索特萨斯主要是与父亲合作,为战后的城市楼房进行室内设计和家具设计,并参与了为城市周边的新公寓楼进行家具设计的工作。1956年在纽约旅行时,索特萨斯还曾为美国著名的工业设计师尼尔森工作,这些丰富的工作生活阅历,无疑为之后工业产品的设计革新奠定了基础。


20世纪60年代是索特萨斯设计的旺盛时期,在深受英美波普艺术、极少主义、印度宗教及原始文化的影响下,索特萨斯找到了一种回避当代主流的意大利现代主义的方式。他为好利获得公司设计的办公设备系列产品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成功,使他的激进设计思想得以传播,并被世界承认是一位具有批判精神,富有远见的设计师。


“瓦伦汀”(Valentine)是索特萨斯任职于好利获得公司期间设计的办公设备系列产品之一,设计于1968年,是这一时期索特萨斯的经典作品,也是本次展出中的一件重量级展品。它代表着激进运动影响下索特萨斯设计思维的重大转变:对标准化生产和固定的消费周期提出质疑,将激进设计作为设计实践的指导思想。索特萨斯在 60 年代中期再次来到美国并不断进行新的尝试。在波普艺术(pop)和极少主义艺术的影响下,他的设计风格呈现出明显的特征。瓦伦汀便携式打字机的颜色采用了鲜艳的火红色,机身线条流畅、时尚,而且还具有一丝叛逆,体现出当时的大众精神。它小巧便携,非常醒目,即使是不用打字机的人,也会感受到它的魅力。这台打字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使用,它将秘书从办公室解放出来,使文字工作不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这种新的产品形式与外观色彩的变化,展示出这一时期激进运动影响下意大利设计的新面孔和设计语言的新尝试:简洁甚至夸张的造型和明艳而灿烂的色彩,彰显出轻松愉快、有实用性同时更具后现代的装饰风格的调侃。在埃托?索特萨斯和好利获得公司的合作中,设计师就像“自由撰稿人”,负责产品设计,沉浸在各种思想文化潮流中,通过设计为行业提供宝贵的信息和观念。另一方面,企业的商业策划则将其打造成一个价格适宜的高消耗产品,并积极致力于广告推广,这种良性的合作所带来的经济效果也是显著的,有资料指出,瓦伦汀问世后取得了同现在苹果公司的产品一样的重大成功。由此可见,意大利设计师与企业之间的相互合作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从社会历史的发展层面来讲,瓦伦汀也彰显了1968年学生运动的灵魂,是一个正在觉醒的社会的象征。《Abitare》杂志曾这样描述:“它的名字叫Valentine,她们开发的这一产品用在除了办公室以外的任何地方,他不会提醒任何人那些无聊的工作日。相反,它会让人想到一个业余诗人在一个安静的星期天带着它去乡下写诗,或者是一件放在公寓桌上的色彩艳丽、具有装饰性的物品。” Valentine打字机与其说是打字机 ,不如说是办公桌上的一件装饰品,是使用者作为知识份子或者艺术家的一种象征。这款打字机的设计展示出,索特萨斯在1960年之后的设计思想由严格的功能性转变到了更为人性化和更有装饰性,是设计师对理性主义提出的质疑,并用全新的设计理念代替了理性主义思想。可以认为,索特萨斯在这时期为企业设计的产品不断游走于工业与艺术之间,是将工业产品与艺术品相结合的一种探索。而这种尝试的背后,正说明激进设计运动对设计师思维的重要影响,为设计师60年代以后的设计作品带来颠覆性变化。


英国设计理论家彭妮?斯帕克(Penny Sparke) 在2006年的索特萨斯回顾展中写道 : “(他)是一个探索新的现代设计语言的人”。在索特萨斯的设计中,并没有将产品的实用性视为第一性,他的设计哲学深受激进运动的影响,颠覆了理性主义功能至上的标准,甚至也忽视了工业产品需要批量生产的商业需求而进行着不断地“试错”与创新。可以说索特萨斯的设计具有极强的创造性、趣味性和不同时代、民族和地域文化交织而产生的包容性。他的作品体现出了设计语言和形式的全新审美,注重对产品的艺术化创作,同时自由地运用新型材料和异域文化元素进行不断地“试错”。由此可以认为,索特萨斯在20世纪60-80年代的设计作品颠覆了现代设计的原则和审美标准,延续着意大利激进设计运动的设计风格。同时,激进运动也为索特萨斯60年代以后的作品奠定了坚实的设计哲学基础,为索特萨斯后现代风格的设计铺平了道路。(本文作者王宇洁系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员,“创意改变生活——意大利设计艺术展”形式设计。)



【展览信息】


展览:创意改变生活——意大利设计艺术展


展期:2017/4/25-7/25


地点:国家博物馆 北16展厅


票价:30元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了解更多展览详情>>


【相关阅读】


策展人说 | 离经叛道却成就辉煌的设计怪才(上)


策展人说 | 离经叛道却成就辉煌的设计怪才(下)


咖啡壶里的创意世界


向左走,向右走 | 策展与观展之间(上)


向左走,向右走 | 策展与观展之间(下)


《罗马假日》之浪漫轻骑


走进吉奥·庞蒂的设计世界(上)


走进吉奥·庞蒂的设计世界(下)


 “创意改变生活——意大利设计艺术展”开幕


每一件展品都有惊喜


98位来自意大利的设计师在国博向你发出邀请


【策展团队】


 意方策展人:安德烈?布兰齐


中方策展人:侯春燕


策展团队成员:龚 青  雷 琳  张维青


展览形式设计:王宇洁


展览制作协调:刘 桐


翻译及国际协调:彭 梓


海报设计 / 郭奕然



(图文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 | 李秀娜

审核 | 孙丽梅

刘 钧

张 应



首页 - 国家博物馆 的更多文章: